马骏:明确政策利率 推进货币政策框架改革

时间:2018-05-22 11:45:00 来源: 企业思想家

原标题: 马骏:明确政策利率 推进货币政策框架改革

        

         2018清华五道口论坛上向凤凰网财经表示,今年年初取消了M2增长目标,表明我国已经开始启动货币政策中介目标从数量型向价格型的转轨。

        我认为未来的方向应该是形成一个比较明晰的政策利率。

        在新的货币政策框架中,不应该再有存贷款基准利率,而应该让这个政策利率真正引导市场利率。

         应该让某一明确的政策利率引导市场 5月11日晚,央行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报告中一篇专栏——《中国宏观杠杆率的新变化》提出,2017年宏观杠杆率趋稳……未来我国宏观杠杆率有望进一步趋稳。

        同时,报告指出,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而上一期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里的提法是把握好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之间的平衡。

         马骏认为,微妙的地方可能在于对杠杆率的用词,此前一段有时候用去杠杆,有时用稳杠杆。

        过去一年的情况表明,尤其是从M2/GDP比例的变化来看,宏观杠杆率开始趋于稳定了。

        目前的M2增速比几年前低了不少,但应该是合适的。

        如果杠杆率一下子降得太快,可能对实体经济造成比较大的冲击,也可能会放大一些金融风险。

        从这些角度来看,目前强调稳杠杆比较合适。

         据市场分析,6月美联储加息基本板上钉钉,未来美联储还可能多次加息。

        那么,中国如何应对?马骏没有正面回答,但强调,如果要谈中国是否加息,首先要明确对哪个利率加息。

         目前货币政策框架处于转型的初期,未来应该形成一个比较明晰的政策利率。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取消了M2增速目标,表明我国的货币政策框架从以数量型中介目标向价格型中介目标的转轨已经启动。

        但现在带有准政策利率特点的利率很多,到底哪个利率是未来的的政策利率,还不清楚。

        这个缺乏中介目标的货币政策框架转轨过程不能拖得太长,否则会导致信号混乱。

        我在最近和管涛等同事一起写的《利率市场化与货币政策框架转型》一书中建议,在新的货币政策框架下,应该不再有存贷款基准利率,而应该让政策利率真正引导市场利率。

        

         中国加入国际债券指数将支持人民币汇率 记者问到,最近美元指数升值,对新兴市场汇率造成贬值压力,另外中国的经常性项目顺差也在逐步下降,是否人民币会持续走弱。

        马骏认为,决定一个国家汇率因素很多,一个重要因素是经常项目顺差。

        中国还有经常项目顺差,但规模已经不大,占GDP的1%多点。

        由于中美贸易相关政策的调整和其它因素,我国经常项目顺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这未必意味着汇率一定会贬值,还要看资本项目的情况,即是否有资本净流入。

        彭博已经宣布人民币债券将加入了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人民币债券也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加入其它两大国际债券指数。

        根据一些机构投资者分析,如果中国债券市场加入了三大指数,未来几年会有七千亿美元的被动资金进入中国市场,这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有力的支撑,可以对冲顺差下降的压力。

         建议取消GDP增速目标用就业替代 今年是全球金融巍

        苣,关于金融巍

        姆此己脱芯砍闪舜舜温厶橙纫榈幕疤庵弧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

        那么,当前中国的宏观政策应该如何跟进? 马骏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最终目标应该收敛到通胀、就业和金融稳定。

        他认为,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不能过多,比如既有GDP增长的目标,也有就业目标,两者就可能出现矛盾;如果既有多个国内目标,由要追求稳定汇率和储备的目标,这些目标之间也会造成冲突。

         马骏认为,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在G20经济体的排名在前一、二名,而且2017年之前的上升速度很快,这是金融风险的最主要来源。

        为什么我国的杠杆率上升这么快?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将GDP增速作为宏观经济和各级政府的考核目标。

        一旦GDP增速成为宏观目标,在我国的体制下就会层层加码。

        如果中央把GDP增速目标定在6.5%,省级就可能定在7.5%,市县级就可能定在8.5%。

        由于考核机制涉及到提拔升迁,而许多地方政府并没钱做大GDP,所以必须要靠负债投资,各种隐性地方债务不断变着花样做大,宏观上就体现出很高的杠杆率。

        要化解由高杠杆导致的金融风险,光从金融体系内部搞监管改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关键是要解决宏观调控体制中地方政府和部分国有企业几近无限的负债冲动。

        马骏建议取消GDP增速目标,用就业来替代GDP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

         要关注开发区的债务风险 马骏说,他的团队正在研究开发区的债务风险问题,在最近的调研和分析中发现,目前有五千多个国家级和省级的各类开发区,这些开发区的未来基础设施融资需求估计高达到50万亿左右。

        如果这些融资需求都要得到满足,而且大部分只能通过债务融资来获得,那么我国的杠杆率还会面临很大的上行压力。

        马骏认为,未来应该清理一批开发区,严格控制新开发区的设立,对开发区的债务风险应该建立预警体系,对高风险的开发区要严控其新的负债。

        从宏观层面来说,应该重新审视开发区政策与金融稳定之间的关系。

        

         此外,谈到近年来马骏一直致力推动的绿色金融,他认为,我国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在全球是领先的,下一步发展的最大瓶颈还是能力建设问题。

        有的地方官员说,绿色金融指导意见中的每个字都认识,但具体什么意思则没看懂,这是很典型的能力建设的问题。

        我国大量中小金融机构也面临着能力缺失的问题。

        马骏认为,下一步,应该下大力气开展各种形式的培训和能力建设,用很多具体案例来推广绿色金融的产品、方法和工具。

         来源:凤凰网财经 编辑:钱馨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32539174_644547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

热门文章 | HOT NEWS